灰 青。 常用颜色的RGB值

【走灰&竹青全员】毕业季

灰 青

在浙江台州,灰青糕是临海特有的美食,几百年来,每年新谷登场,乡间的农妇们开始做起了灰青糕,趁着早上的太阳还不猛烈,早早地挑着进城,卖完后,又匆匆地赶回家去。 既满足了城里人的口福,又为自己挣回半年的零用钱。 灰青糕口味独特,或甜或咸。 对于灰青糕的态度,大抵分为两类人:好难吃和超想吃,哪里有卖。 灰青糕有许多层,薄薄的,有点透明的,一层一层揭下来,有七八层之多。 做一笼正宗的灰青糕,不仅需要主妇的经验和技术,程序上也比做普通的米糕麻烦得多。 稻米和早稻秆是制作灰青糕的重要原料。 灰青糕的制作并不难,大致经历这样四个步骤:烧灰漉汁,浸入早米,经宿磨浆,舀上蒸笼。 每一个步骤都是用时间熬出来的,这样口味才地道。 首先,得有一捆晒干的早稻稻草,必须是双季稻的早稻,晚稻不行,麦草也不行。 去掉稻草那些杂乱的烂叶,剩下干净的茎秆,团成一个草团待用。 然后把草木灰水过滤、澄清,用来浸泡早已洗净的新米。 浸过一天一夜,白白的大米吸足了水分,变成圆圆胖胖的,捞起来,放到石磨上,磨成糊一样的米浆水。 有些主妇还会加几朵丝瓜花,添色添香,也有加薄荷的,做好的灰青糕会更加清凉爽口。 按照老工艺制作的灰青糕,软、糯、韧、香甜,而且有一股淡淡的草木的清香。 红糖的深红和浅红,渗进米粉里去,变成淡淡咖啡色,有一种老作坊的经典和深邃。 每一层米糕都薄薄的,凉凉的,软软的,揭下来拎在手上,好似一片富有弹性的果冻。 对着太阳光照照,一层淡黄的光晕,朦朦胧胧地从糕体里透出来。 这样的糕,看着让人垂涎欲滴。 每个人的吃法不同,尝到的口味自然不同。 初次尝试的人或许觉得黏黏的,像皮蛋的味道;又或许是怪怪的,完全颠覆了对糕的理解。 但是喜欢的人,却一层一层,一口一口,没几下一块就已经下肚,说带着草木灰的香气,完全是童年的记忆中的味道。 糕做好了,顺着竹笼的花纹,用篾刀切成菱形,吃的时候,从一端的尖头,咬下小小的一块,放在嘴里,用舌尖转一转,红糖的甜、米粉的香、稻灰水淡淡的草味儿,瞬间充满了味蕾,这是嘴小的女人。 嘴大的男人,一口咬去,大半块没有了,再一口,囫囵整块下去了。 或许,在很多人的眼里,灰青糕只是一块简简单单的小吃。 但是,在那些吃不到的异乡游子眼里,灰青糕因承载着潜藏在背后的回忆、思念而更加美味。

次の

青野灰海_360百科

灰 青

地精 狗头人型种族。 个子比人类矮小,身高约150cm左右,不过仍有少数地精体型较为高大,身高可达170cm。 智能方面不如人类,性格一如它们的长相,和狗相当类似,上下阶级划分相当清楚,建构出严明的阶级社会;种族内的凝聚力强,深具排他性。 它们原本就喜欢穴居生活,另外虽然它们的工艺技巧不如矮人或侏儒,不过手艺也算精湛,拥有不容小觑的冶金技术。 地精拥有咒术信仰,所有的地精都会揣带着护身符。 身份越高的地精,持有的护身符也就越显精雕细琢,这些护身符可换到不少的金钱。 人们会用「低等地精」、「高等地精」这类不同的名称来称呼阶级不同的地精。 装备、体格皆相当贫弱。 也有人称这种地精为「喽啰地精」。 负责监督普通地精,率领着喽啰地精。 .178动漫频道 .2015-11-11 [引用日期2020-04-16]• .オーバーラップ文库 [引用日期2016-02-05]• .TVアニメ「灰と幻想のグリムガル」公式サイト [引用日期2018-10-22]•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青文出版社 [引用日期2018-05-23] 展开全部 收起.

次の

鸽羽灰——青砖灰瓦的颜色

灰 青

在浙江台州,灰青糕是临海特有的美食,几百年来,每年新谷登场,乡间的农妇们开始做起了灰青糕,趁着早上的太阳还不猛烈,早早地挑着进城,卖完后,又匆匆地赶回家去。 既满足了城里人的口福,又为自己挣回半年的零用钱。 灰青糕口味独特,或甜或咸。 对于灰青糕的态度,大抵分为两类人:好难吃和超想吃,哪里有卖。 灰青糕有许多层,薄薄的,有点透明的,一层一层揭下来,有七八层之多。 做一笼正宗的灰青糕,不仅需要主妇的经验和技术,程序上也比做普通的米糕麻烦得多。 稻米和早稻秆是制作灰青糕的重要原料。 灰青糕的制作并不难,大致经历这样四个步骤:烧灰漉汁,浸入早米,经宿磨浆,舀上蒸笼。 每一个步骤都是用时间熬出来的,这样口味才地道。 首先,得有一捆晒干的早稻稻草,必须是双季稻的早稻,晚稻不行,麦草也不行。 去掉稻草那些杂乱的烂叶,剩下干净的茎秆,团成一个草团待用。 然后把草木灰水过滤、澄清,用来浸泡早已洗净的新米。 浸过一天一夜,白白的大米吸足了水分,变成圆圆胖胖的,捞起来,放到石磨上,磨成糊一样的米浆水。 有些主妇还会加几朵丝瓜花,添色添香,也有加薄荷的,做好的灰青糕会更加清凉爽口。 按照老工艺制作的灰青糕,软、糯、韧、香甜,而且有一股淡淡的草木的清香。 红糖的深红和浅红,渗进米粉里去,变成淡淡咖啡色,有一种老作坊的经典和深邃。 每一层米糕都薄薄的,凉凉的,软软的,揭下来拎在手上,好似一片富有弹性的果冻。 对着太阳光照照,一层淡黄的光晕,朦朦胧胧地从糕体里透出来。 这样的糕,看着让人垂涎欲滴。 每个人的吃法不同,尝到的口味自然不同。 初次尝试的人或许觉得黏黏的,像皮蛋的味道;又或许是怪怪的,完全颠覆了对糕的理解。 但是喜欢的人,却一层一层,一口一口,没几下一块就已经下肚,说带着草木灰的香气,完全是童年的记忆中的味道。 糕做好了,顺着竹笼的花纹,用篾刀切成菱形,吃的时候,从一端的尖头,咬下小小的一块,放在嘴里,用舌尖转一转,红糖的甜、米粉的香、稻灰水淡淡的草味儿,瞬间充满了味蕾,这是嘴小的女人。 嘴大的男人,一口咬去,大半块没有了,再一口,囫囵整块下去了。 或许,在很多人的眼里,灰青糕只是一块简简单单的小吃。 但是,在那些吃不到的异乡游子眼里,灰青糕因承载着潜藏在背后的回忆、思念而更加美味。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