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毒 斑点。 以阴囊阴茎斑丘疹为主要表现的二期梅毒1例

以阴囊阴茎斑丘疹为主要表现的二期梅毒1例

梅毒 斑点

展开全部 可能是毛囊 角化 2113症,反正不痛不痒,只是影响美观 ,可 5261能是体 质,或者遗 4102传 下面看一下毛囊角化 1653症的症状: 囊角 化症是一种角质化异常的疾病。 最常发生于手臂和腿部之正面或外侧,常被误以为是粉刺、青春痘或是没洗干净。 偶尔可见于臀部、背部及脸颊。 外观有如针点般的小丘疹,散在性地分布,颜色呈肉色、红褐色、棕色或灰黑色,大部分的疹子均无痛痒症状。 [编辑本段]毛囊角化症起因 毛囊角化的发生和遗传有很大的关联,也就是所谓的体质。 为什么有人会得到这种皮肤病呢?多数文献认为此病有遗传倾向(常见于鱼鳞癣患者),且好发于有过敏性或异位性体质者,或营养不良者(特别是维生素A缺乏的人)。 若加上环境的湿度低、空气干燥,以及焦油、油脂等某些刺激物,也可能导致本疾病。 [编辑本段]毛囊角化症的治疗 通常症状轻微者平时就必须擦含果酸或去角质成分的保湿乳液;严重者,会给予含尿素或维他命A酸或水杨酸的霜剂或乳膏来加以治疗。 不过药物对于毛囊角化的治疗并不是非常理想,也不易根治。 这引起了医学美容界极大的震撼。 研究表现,冷光量子通过作用于毛囊黑色素而使整个毛囊受热坏死,达到祛毛的效果。 毛囊角化病虽然发病机制还不完全清楚,但从病理上看其基础是毛囊的病变,如毛囊口扩大、充以角栓、毛囊口周围表皮角化过度。 因此,冷光量子祛除毛囊黑色素也就祛除了毛囊角化病的发病基础。 经过国际医学美容界多年临床结果发现,毛囊角化病患者一般经过冷光量子两三次即可治愈,无痛苦、不留疤痕,治愈的患者还没有复发的情况。 冷光量子不但可以治愈毛囊角化,同时可将患部色素分解排出,恢复正常肤色。 如果毛囊角化患者已罹患多年病症,冷光量子无法治愈者,可先以冷冻疗法治疗后再配以冷光量子,可有良好的治愈效果。 如果毛孔有一点一点的发红,甚至摸起来会感觉一粒一粒的凸起,这就是毛囊角化症。 再严重一点,毛孔的颜色会更深,呈现暗红或褐色,颗粒也会更粗糙,看起来很像是鸡皮疙瘩。 它最常出现的部位,是在上臂外侧、大腿、颈部,有些人甚至整个背部、脸颊,都会出现毛囊角化的症状。 毛囊角化是一种先天基因导致的体质。 具有这种体质的人,毛囊周围的角质会增厚,导致毛囊口被过厚的角质堵塞,造成一粒粒的小凸起。 一些具有异位性皮肤炎、鱼鳞癣的患者,通常也患有毛囊角化症。 冬天时的症状会更为严重,因为和毛囊角化与角质变厚有关,所以当气候较干燥寒冷时,角质增厚的情形会加重,也就使症状变得更加明显。 缺乏维生素A会引起全身性的干燥,而干燥就加剧了毛囊角化的症状。 一般而言,毛囊角化除了外观不佳外,并无太大的不便。 但最怕患者用手去抓,当患者抠抓时,会使毛孔周围的组织水肿,如此一来,毛孔开口变得更小,更容易堵塞,就会产生粉刺、毛囊炎的现象,如果抓伤,也会形成疤痕及色素沉淀,届时要治疗或改善,就更加不容易,更加麻烦。 由于毛囊角化是与角质有关的疾病,所以一般的治疗都是以去角质药膏为首选,像是A酸、果酸、水杨酸及尿素等。 A酸的作用较为深入,可直接影响到细胞核,去除不正常的角化,长期使用将可达到一定的治疗效果。 另外像尿素,则具有保水的功能,对于去除角质,也有一定的功效,是在临床上常被使用的外用药。 5%的水杨酸,有相当好的疗效。 水杨酸本身为脂溶性,刚好可以.

次の

[医師監修・作成]梅毒の症状(写真あり):痛み、かゆみ、ぶつぶつ、鼻の変形、熱など

梅毒 斑点

[] 梅毒是一种细菌型的,病原体是菌种 ( 英语 : )的一种亚种( Treponema pallidum pallidum)。 其病原体最早是由的 ( 英语 : )和 ( 英语 : )在1905年发现。 梅毒的病征和症状相当多样,随着感染分期(初期、第二期、潜伏期,和第三期)的不同会有不同的症状。 初期典型呈现单一 ( 英语 : )(坚硬、无痛、无搔痒的),但会有多处酸痛;在第二期中会出现经常遍布到手掌与脚掌的广泛红疹。 在口腔与阴道处会有溃疡。 潜伏期的患者症状通常不明显,可能维持数年。 在第三期会有 ( 英语 : )(柔软、非癌症式生长)、神经性与心脏疾病。 梅毒的主要是透过传染。 该疾病也可由母亲在或时给,导致 ( 英语 : )。 通常梅毒可以透过做出诊断,不过其实梅毒螺旋体能使用检测。 美国疾病预防中心会建议所有孕妇都进行相关检验。 防治梅毒的方法包含使用乳胶,与减少性伴侣等方式。 梅毒可以利用有效治疗。 许多病例中偏好的抗生素为 ( 英语 : )。 对于有严重的患者,可以使用或。 对于有患者,建议使用或。 至于对青霉素严重过敏的病患则可以透过口服或来进行治疗。 治疗过程中,患者可能产生发烧、头痛,与肌肉痛的。 在2015年,感染梅毒的人数约4540万 ,新个案则有600万宗。 而在2015年期间,梅毒造成10. 7万人死亡,相对于1990年的20. 2万人已降低许多。 1940年代,由于抗药性的关系,青霉素的效用大幅降低。 于是,感染率自世纪之交后便在许多国家上升,通常合并(HIV)。 据信部分导因于与的增加,保险套使用的降低及各种不安全性行为。 2015年成为世界第一个根除母子垂直感染梅毒的国家。 手指上的第一期梅毒硬下疳 初期梅毒通常因与另一已感染者直接性接触获得 ,暴露后约3至90天(平均21天)出现皮肤损伤,称原发性 ( 英语 : ),会出现在接触的位置。 3到3. 0公分。 但是其后续病灶可能会以其他形式出现。 第二期梅毒 身上许多部位因第二期梅毒出现红色及 梅毒将会在初期梅毒发生后大约四到十周左右转为二期梅毒。 二期梅毒会以许多不同症状呈现,症状大多发生在皮肤、以及。 四肢与指间可能会有具对称性、介于红与粉红之间、不造成搔痒的红疹。 红疹可能会转为 或,红疹会渐渐转为型态扁平、颜色偏白、疣状的病灶,好发在,称为 ( 英语 : )。 以上这些病灶都充满细菌且具传染性。 其他的症状像是:、、、、与 ,较少见的表征像是、、、、 ( 英语 : )、 、 ( 英语 : )。 潜伏期 梅毒潜伏期定义为:上有感染证据,但却没有呈现症状的时期。 潜伏期发生时机差异很大,在美国,以二期梅毒症状发生后一年为分界,分为早发潜伏期与晚发潜伏期 ,在英国,则以两年为分界 进入早发潜伏期的梅毒容易复发而晚发潜伏期的梅毒往往 ( 英语 : ),也并不像是进入早发潜伏期的梅毒一样具有传染性。 第三期梅毒 罹患第三期梅毒(梅毒瘤)的病患。 巴黎内半身像。 未经治疗的梅毒,将有三分之一的患者进入三期梅毒 ,三期梅毒患者并未具有传染性。 梅毒瘤或晚发梅毒,通常好发在初次感染梅毒后1到46年后,平均大约是十五年。 这个阶段会形成慢性的 ( 英语 : ),往往是软质、持续发炎的肉瘤组织,大小则不断变动。 一般来说会感染皮肤、骨头和肝脏,但可发生在全身各处。 指的是梅毒已经感染。 在感染初期可能就会发生,此时可能毫无症状或是以梅毒性的方式表现;或是晚期以颅内血管性梅毒、 ( 英语 : )、 ( 英语 : )表现,会造成下肢平衡性差,以及宛如被闪电击中的疼痛。 晚期神经性梅毒一般发生在初次感染后的四到二十五年后颅内血管性梅毒的症状一般会以情绪淡漠、癫痫、轻瘫伴随与 ( 英语 : )。 神经性梅毒也会表现 ( 英语 : ),指的是双侧瞳孔对焦近物时会缩小,对强光却没有反应的症状。 梅毒性心血管疾病发生在初次感染后十到三十年间,最严重的并发症是 ( 英语 : ),可能会导致的形成。 先天性 ( 英语 : )指的是在怀孕期间或出生时被传染的梅毒。 三分之二感染梅毒的婴儿,出生时并没有任何症状,两岁左右开始出现的常见症状有: ( 英语 : )(七成)、红疹(七成)、发烧(四成)、(两成)以及(两成)。 如果没有接受治疗,可能有四成会转为晚期先天性梅毒,出现 ( 英语 : )、 ( 英语 : )、 ( 英语 : )和 ( 英语 : )等症状。 人类是梅毒螺旋体亚种唯一已知的 ,其无法在宿主以外的环境存活数天。 这是由于其基因组很小(1. 14 ),所以未编码制造主要营养的代谢路径。 梅毒螺旋体亚种的倍增时间大于30小时,是较缓慢的。 它同样也会借由传播,但因为现今有许多国家都开始进行血液检测,所以也降低了传染风险。 因为 ( 英语 : )而感染梅毒的几率已可说是相当少见了。 梅毒螺旋体怕干燥、怕,所以在人体外的生存能力极低,在干燥环境和阳光照射下很快便死亡,但在潮湿环境下可以生存较长时间。 梅毒通常不会经由马桶座垫、日常活动、浴缸或分享餐具或衣物而传播。 这主要是因为该细菌在离开人体后很快就会死亡,所以借由来做为传播媒介是几乎不可能的。 普通消毒剂如(1:1000)和热肥皂水都能在短时间内消灭此细菌,煮沸也可将其立即杀死。 治疗 感染初期 不复杂梅毒之首选治疗仍然是单一剂量的肌内注射。 和则是对青霉素过敏的替代选择;然而,因有胎儿出生缺陷的风险,不建议孕妇使用此两药。 梅毒对、、常有。 ,是第三代,和青霉素一样有效。 建议治疗中的人在水泡未痊愈之前,避免进行性行为。 感染后期 因青霉素G难以渗入,对于神经性梅毒,则建议静脉注射大剂量青霉素最少10天。 如果对青霉素过敏,可改用双钠盐或减敏疗程。 若较晚治疗可连续三周每周一次肌肉注射青霉素G。 在梅毒早期,如对盘尼西林过敏,可使用德霸霉素胶囊或四环霉素,但改用此两药会治疗较久。 在此阶段治疗可限制疾病进展,但对已损伤处则仅有轻微的作用。 雅-赫氏反应 梅毒检验海报,图中有一男一女因羞耻而低头,底部文字:错误的羞耻和害怕会毁了你的一生,去做血液测试吧。 (1936年) 临床上,很难从外观早期诊断出梅毒 ,须利用或方能确诊,验血因较好操作,故较常用。 然而,以上检查无法区分是在梅毒的哪一个分期。 血液检测 血液测试分成 ( 英语 : )及密螺旋体试验。 非密螺旋体试验通常用作初筛,包括 ( 英语 : )(VDRL)及 ( 英语 : )(RPR)。 然而这些试验有时会出现,需要利用密螺旋体试验再做确认,例如 ( 英语 : )(TP-PA)或 ( 英语 : )(FTA-Abs)。 非密螺旋体试验伪阳性也可能出现在或病毒感染的患者,或是、、、、 ( 英语 : )和等状况下。 密螺旋体抗体试验通常在开始感染后2至5周即会呈现阳性反应 ,而神经性梅毒可借由已知梅毒感染下,大量的(主要是)及中高蛋白质含量作诊断。 直接测试 下疳患者的 ( 英语 : )在下可能可以做立即性的诊断。 另外2种试验也可用于检验下疳患者的检体, ( 英语 : )(DFA)及。 直接萤光抗体试验利用标有萤光素的与特定的梅毒蛋白结合,而核酸增幅试验利用(PCR)等技术侦测梅毒特定基因序列的存在。 这些检验方法并不受时间影响,因为病不需要活的菌体即可做检验。 预防 截至2020年为止,并没有疫苗能有效地预防梅毒 ,不过正在研发一些根据梅毒螺旋体蛋白来降低病变的疫苗。 避免与感染者的亲密身体接触可以有效降低梅毒传播几率,正确使用也可以降低梅毒传播几率,但不等于能完全消弭相关风险。 建议与未感染的性伴侣维持类似一夫一妻制的长期关系,并避免使用及其他会增加危险性行为可能性的药物。 若检验结果呈现阳性,相关单位会建议伴侣也应同样接受治疗。 先天性梅毒在发展中国家依旧横行,因为多数的产妇并没有接受,而就算有产检的妇女,也不一定有进行过梅毒筛检。 在发达国家有时也会有零星个案,因为那些最容易感染梅毒的族群(例如因使用毒品等原因者),也是在怀孕期间最少受到妥善照顾的一群。 目前有多项措施,是希望协助中低收入国家借由筛检,降低先天性梅毒的患病人数,而这些措施都已证实是相当有效。 梅毒在许多国家都是列为,包括加拿大 、欧盟 与美国都是如此。 这就表示医护人员需要在必要时通报卫生主管机关,同样地,对该名患者的伴侣也有进行 ( 英语 : )的义务 ,医师也须鼓励病患去寻求医疗协助。 疾病管制局建议,有进行男男性交的男性每年至少需进行一次梅毒筛检。 有许多方法可提高梅毒筛检的后续追踪,包含借由电子邮件和简讯做提醒。 流行病学 gt;500 梅毒于2013年感染约31. 5万人 ,据信在1999年梅毒已感染了超过1. 每年约有70万至160万人受梅毒影响而造成、与先天性梅毒 ,在2010年期间约造成113,000人死亡,较1990年202,000人少一些。 在美国,2007年男性引发梅毒的比率高过女性六倍,然而在1997年比例却是相当的。 其中在2010年占了近半数的个案 截至2014年,美国的梅毒感染数仍持续增加。 在20世纪初直到1980、1990年代之间,发达国家的梅毒感染状况,由于的广泛使用而降低。 2000年起,梅毒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澳洲与欧洲的感染率正逐渐升高,主要发生于。 然而,美国女性的感染率趋于稳定;英国女性的感染率虽有升高,但升高比率相较男性缓慢。 自1990年代以来,中国与俄罗斯异性恋者感染率上升 这得归咎于不安全性行为,例如滥交、招妓,以及性行为中较少使用防护措施。 梅毒的症状在19、20世纪逐渐逐渐变得不严重,一部分是因为现今普遍且有效的治疗和螺旋体的下降 ,因为及早治疗,降低了并发症的出现。 古巴在2015年成为全世界第一个根除梅毒垂直感染(由母亲对小孩的感染)的国家。 历史 所画的 ( 英语 : )画像。 此病使他脸部严重变形并在最后使他失明。 约1665—67,帆布油画。 欧洲 梅毒的确切来源存在争议。 目前仅能确定在欧洲接触到它之前,梅毒便存在于美洲大陆。 争议的症结点是不确定梅毒在传入欧洲之前,是否也同时存在于其他地区只是未被辨识出来。 当时 ( 英语 : )。 1530年,的兼发表了《》( Syphilis, sive Morbus Gallicus),为一韵以长短格六步格所写的诗。 患有( morbus gallicus),是一种性病。 有人认为可能是第一位患有梅毒的人,于是便把这种疾病叫做Syphilus。 梅毒螺旋体这种致病微生物,最早是由 ( 英语 : )和 ( 英语 : )于1905年时所发现的。 第一个有效治疗梅毒的是在1910年发现的,在1943年证实此疗法有效。 20世纪中发现抗生素并将其用在治疗中,在这之前一般会用治疗,并且是将患者隔离,治疗的副作用往往比疾病本身更严重。 历史上像等名人可能都患有梅毒。 长期以来一直也被认为是因为后期梅毒而去世,但最近对此诊断已有提出质疑。 中国 16世纪以前,尚无梅毒的记载,1498年,梅毒出现于。 明代着《》被认为是中国第一部论述梅毒最详尽的专着,明代着《》详细记载了梅毒流行情况。 此画作是在一系列庆祝发现新大陆的画作中,也可以表示对当时的欧洲贵族而言,梅毒的治疗是多么的重要。 在图画中,有四名仆人在准备药汁,医生正在检视,而病人正在饮用药汁。 社会与文化 艺术与文学 艺术家 ( 英语 : )在1580年左右画了幅画,描绘一名富人接受以热带进行的梅毒治疗。 该艺术家选择在一系列作品中纳入此图像来庆祝发现新世界,这显示出对当时的欧洲菁英份子而言,梅毒的治疗(即使无效)有多重要。 在这幅色彩丰富且细节清楚的作品中,描绘了4名正在准备药汁的仆人,而一名医生在盯着倒霉的病人喝药的同时藏了东西在背后。 塔斯基吉和危地马拉研究 在时代宣传尽早治疗梅毒的海报 二十世纪在美国进行的,是相关骇人听闻且冲击底线的实验。 这项计划是由所资助,由在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基吉进行的医学实验。 这项计划开始于1932年,那时候梅毒还是大规模的流行疾病,还没找到安全又有效的治疗方法。 此计划的设计,是为了研究感染梅毒后的发病历程。 1947年,人们发现,盘尼西林可治疗初期的梅毒感染,也开始广泛的使用 ,不过对于较晚期梅毒病患的效果,却仍混沌不明。 研究机构的负责人没有提供受试者盘尼西林 ,不过此说法仍有争议,因为后来有发现部分的个案曾有接受盘尼西林治疗的纪录。 在1960年代,美籍律师 ( 英语 : )写信给主导塔斯基吉梅毒试验的机关。 信中提到有数以百计的黑人病患本可治愈,却因为这个实验丧生及衍生的道德问题。 该局却回信提到,这个计划必须持续到所有的患者死去为止。 到了1972年,邦司顿投书主流媒体,造成了社会一片哗然。 也因为这样,这个计划被迫终止,这场诉讼耗费九百万美元,而美国国会也成立了专责委员会,立法阻止相似的事件在未来再度发生。 1994年成立了塔斯基吉梅毒试验专责委员会,由于委员会的努力,梅毒试验的幸存者在1997年5月16日受邀前往白宫,由美国总统代表政府为这项研究向幸存者致歉。 1946年到1948年在也有进行由美国支助的梅毒,是在 ( 英语 : )在危地马拉执政时和一些卫生部长和官员的合作所下进行。 医生让士兵、犯人和患在没有的情形下,感染梅毒及其他,再用进行治疗。 美国在2010年10月正式向危地马拉为此人体试验致歉。 着名患者• (阿炳)• (创始人,当时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 (以色列神经系统科学家团队透过历史文献研究,支持列宁可能死于梅毒的论断,并将此观点的相关报告文章发表在2004年份《 ( 英语 : )》 )。 参考 中文书• 《世界瘟疫史》,王旭东孟庆龙着,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6月版。 外文书• Parascandola, John. Sex, Sin, and Science: A History of Syphilis in America(Praeger, 2008)195 pp. Shmaefsky, Brian, Hilary Babcock and David L. Heymann. Syphilis(Deadly Diseases amp; Epidemics)(2009)• Stein, Claudia. Negotiating the French Pox in Early Modern Germany(2009) 注释• 针对的这一指责看来是真实可靠的,由研究人员表示,新的基因证据支持(Christopher Columbus)将梅毒从新大陆带到的理论;研究人员针对梅毒系谱树(family tree)进行的基因分析显示,与梅毒最接近的是它的表亲,这种梅毒亚种细菌会造成一种名叫雅司病(yaws)的传染病。 另外部分人士认为梅毒来自新大陆。 西菲力士是中绝代美人(Niobe)的儿子,被(Apollo)射死。 参考文献• CDC. 2015-11-02 [ 2016-02-03]. CDC. 2015-06-04 [ 2016-02-03]. Lancet. 2016-10-08, 388 10053 : 1545—1602. Lancet. 2016-10-08, 388 10053 : 1459—1544. Reexamining syphilis: an update on epidemiology,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and management. Ann Pharmacother. February 2008, 42 2 : 226—36. Woods CR. Congenital syphilis-persisting pestilence. Pediatr. Infect. Dis. June 2009, 28 6 : 536—7. Newman, L; Rowley, J; Vander Hoorn, S; Wijesooriya, NS; Unemo, M; Low, N; Stevens, G; Gottlieb, S; Kiarie, J; Temmerman, M. PLOS ONE. 2015, 10 12 : e0143304. Global and regional mortality from 235 causes of death for 20 age groups in 1990 and 2010: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 Lancet. 2012-12-15, 380 9859 : 2095—128. Franzen, C. Syphilis in composers and musicians--Mozart, Beethoven, Paganini, Schubert, Schumann, Smetana. December 2008, 27 12 : 1151—7. ; Newberry, A. ; Hagan, H. ; Cleland, C. ; Des Jarlais, D. ; Perlman, D.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n drug policy. January 2010, 21 1 : 20—7. Meta-analysis: prevalence of HIV infection and syphilis among MSM in China.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September 2009, 85 5 : 354—8. Syphilis and HIV co-infection. 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January 2009, 20 1 : 9—13. 2015-06-30 [ 2015-08-30]. Global challenge of antibiotic-resistant Treponema pallidum.. Antimicrobial agents and chemotherapy. February 2010, 54 2 : 583—9. Unraveling the Tuskegee Study of Untreated Syphilis. Archive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00-03-13, 160 5 : 585—98. Larry K. Pickering, 编. Red book 2006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Infectious Diseases 27th. Elk Grove Village, IL: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2006: 631—44. Primary syphil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TD amp; AIDS. March 2008, 19 3 : 145—51. Secondary syphilis: the classical triad of skin rash, mucosal ulceration and lymphadenopath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TD amp; AIDS. August 2010, 21 8 : 537—45. Dylewski J, Duong M.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2007-01-02, 176 1 : 33—5. Optic neuropathy from viruses and spirochetes. Int Ophthalmol Clin. 2007, 47 4 : 37—66, ix. Woods CR. Congenital syphilis-persisting pestilence. Pediatr. Infect. Dis. June 2009, 28 6 : 536—7. Syphilis in composers and musicians--Mozart, Beethoven, Paganini, Schubert, Schumann, Smetana. December 2008, 27 12 : 1151—7. Congenital syphilis-persisting pestilence. Pediatr. Infect. Dis. June 2009, 28 6 : 536—7. CDC. 2010-09-16 [ 2014-10-18]. (存档于2014年10月24日). Csonka. 1990: 232. CDC. [ 2015-03-01]. Radolf, JD; Lukehart SA editors. Pathogenic Treponema: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logy. Caister Academic Press. 2006. Origins of syphilis and management in the immunocompetent patient: facts and controversies. Clinics in Dermatology. September—October 2010, 28 5 : 533—8. Cameron, CE; Lukehart, SA. Current status of syphilis vaccine development: need, challenges, prospects.. Vaccine. 2014-03-20, 32 14 : 1602—9.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2010-09-16 [ 2007-05-30]. Koss CA, Dunne EF, Warner 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epidemiologic studies assessing condom use and risk of syphilis. Sex Transm Dis. July 2009, 36 7 : 401—5.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June 2004, 82 6 : 402—9.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Screening for syphilis infection in pregnancy: U. Preventive Services Task Force reaffirmation recommendation statement.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09-05-19, 150 10 : 705—9. Effectiveness of interventions to improve screening for syphilis in pregnancy: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011-06-15, 11 9 : 684—91.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2005-04-05 [ 2011-08-02]. The reappearance of a forgotten disease in the oral cavity: syphilis. Medicina oral, patologia oral y cirugia bucal. 2009-09-01, 14 9 : e416—20. Red Book. [ 2011-08-02]. (存档于2012年9月13日). 12th. 2010: 2144. Hogben, M. Partner notification for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an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 2007-04-01,. 44 Suppl 3: S160—74.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10-11-22 [ 2011-08-03]. Desai, Monica; Woodhall, Sarah C; Nardone, Anthony; Burns, Fiona; Mercey, Danielle; Gilson, Richard. Active recall to increase HIV and STI testing: a systematic review.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2015: sextrans—2014—051930. (WHO). 2004 [ 2009-11-11].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 Collaborators.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incidence, prevalence, and years lived with disability for 301 acute and chronic diseases and injuries in 188 countries, 1990-2013: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3.. Lancet London, England. 2015-08-22, 386 9995 : 743—800. CDC. 2009-01-13 [ 2011-08-02]. CDC. 2010-11-22 [ 2011-11-20]. Clement, Meredith E. ; Okeke, N. Lance; Hicks, Charles B. Treatment of Syphilis. JAMA. 2014, 312 18 : 1905. Francis Steegmuller. Flaubert in Egypt, A Sensibility on Tour. 1979. Reexamining syphilis: an update on epidemiology,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and management. Annals of Pharmacotherapy. February 2008, 42 2 : 226—36. Ficarra, G; Carlos, R. Head and neck pathology. September 2009, 3 3 : 195—206. , Summer 2007, pp. 55—56. Rothschild, BM. History of syphilis.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an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 2005-05-15, 40 10 : 1454—63. Harper, KN; Zuckerman, MK; Harper, ML; Kingston, JD; Armelagos, GJ. The origin and antiquity of syphilis revisited: an appraisal of Old World pre-Columbian evidence for treponemal infe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2011,. 146 Suppl 53: 99—133. Winters, Adam. New York: Rosen Pub. Group. 2006: 17. Nancy G. "Siraisi, Drugs and Diseases: New World Biology and Old World Learning," in Anthony Grafton, Nancy G. Siraisi, with April Shelton, eds. (1992). Syphilis treatment: old and new. Expert opinion on pharmacotherapy. October 2005, 6 13 : 2271—80. 引文使用过时参数coauthors• Knell, RJ. PDF. Proceedings. 2004-05-07,. 271 Suppl 4 Suppl 4 : S174—6. Bernd, Magnus. [ 2012-05-19]. 《景岳全书》杨梅疮• Eisler, CT. Perspectives in biology and medicine. Winter 2009, 52 1 : 48—60. Hughes, Robert. Things I didn't know : a memoir 1st Vintage Book. New York: Vintage. 2007: 346. Wilson, [ed]: Joanne Entwistle, Elizabeth. Body dressing [Online-Ausg. ] Oxford: Berg Publishers. 2005: 205. Reid, Basil A. [Online-Ausg. ] Tuscaloosa: University of Alabama Press. 2009: 113. Jan van der Straet. Retrieved 6 August 2007. Reid, Basil A. [Online-Ausg. ] Tuscaloosa: University of Alabama Press. 2009: 113. Katz RV, Kegeles SS, Kressin NR, 等. J Health Care Poor Underserved. November 2006, 17 4 : 698—715. 2011-06-15 [ 2010-07-07]. University of Virginia Health Sciences Library. [ 2014-12-02]. The Washington Post. 2010-10-01 [ 2010-10-01]. The United States revealed on Friday that the government conducted medical experiments in the 1940s in which doctors infected soldiers, prisoners and mental patients in Guatemala with syphilis and other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天才、狂人的梅毒之谜》• 《》(). 英国伦敦:. 2000年3月24日: 第444页至第445页. Vladimir Lerner、Y. Finkelstein和E. Witztum. 奥地利维也纳: 《 ( 英语 : )》. 2004年1月: 第372页. 外部链接 分类.

次の

梅毒の検査

梅毒 斑点

手上长暗红色小红点是怎么回事?一般出现身上出现异常症状,都归属于皮肤病,但是如果手上长暗红色小红点这种异常症状,就必须要引起高度警惕了,因为二期梅毒症状正是这样的。 手上长暗红色小红点是否个以下症状类似?• 1、前驱症状:二期梅毒的前驱症状有咽痛、全身不适、头痛、体重减轻、不规则发烧、关节痛、肌肉痛等。 2、丘疹性梅毒疹:丘疹多泛发于躯干、四肢,对称分布,散在不融合,无症状。 典型损害为直径1. 0cm左右的丘疹,铜红色,境界清楚,浸润明显。 早期表面光滑,而后出现鳞屑。 3、斑疹性梅毒疹:皮疹数目多,多对称分布,好发于胸腹、双肋部及四肢屈侧。 皮损为0. 5~1. 0cm斑疹,初为淡红色,似蔷薇色,又称蔷薇疹,境界不清楚,充血但无浸润感。 如果手上长暗红色小红点并且出现了和以上症状类似,就得高度警惕是否感染了梅毒,梅毒损及全身器官组织,导致其失去正常功能,现在还是梅毒二期,但是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当到达梅毒三期,那就会直接危机的生命。

次の